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裳枫若有所思的念着这个名字,双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游荡着:“云希,云希,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猛然间,转过了云希的身子,云希将手捂在了他的眼睛上,他的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,在她还没反应的时候吻上了她的双唇,云希大脑一片空白,这也太直接了吧,自己到古代怎么这么没情调啊,闭上眼睛狠狠地咬了一下他的唇,推开了他的怀抱窜入水底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浮在水面的裳枫浅浅的笑了,唇上还残留着被那个女人咬破的血迹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对一个女人没有控制力,想想真是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无意间瞥到岸上的一颗珍珠,他皱起了眉头,是那个女人留下的?

    这是皇家之物,她怎么可能有?除非她就是皇家之人?而且这次狩猎,除了萧妃以及她的侍女,怎么还会有其他的女人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,您去哪儿了,臣妾都担心死了。”一回到帐篷,萧妃就假惺惺的梨花带雨的拥上了裳枫。

    裳枫推开了她:“有什么可担心的,朕是三岁孩童吗?”

    “臣妾,臣妾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萧妃明显的费力不讨好,乖乖的闭嘴站在一旁了。

    刘公公进来了:“皇上,六王爷家丁来报,说是六王爷恐怕不能与皇上一起狩猎了。”

    裳枫冷哼一声:“不来也罢,王妃都丢了,哪来的心思狩猎,告诉他,要是王妃找不到,他就终生别娶了!”

    “那奴才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公公想走,但被裳枫叫住:“对了,你去查一下,这次狩猎有没有一个名叫云希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才这就去查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儿,萧妃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那个木紫娆收拾了,怎么又来了个云希。

    萧妃笑着为裳枫斟满酒水:“皇上,那个云希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与你何干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干涉朕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萧妃等于又挨了一个巴掌,悻悻的回答:“是,臣妾只不过是关心您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无论她怎么取悦,裳枫都不再理会她。

    出了帐篷的萧妃气得只想杀人,对着侍女说:“去,去,一定要先在皇上之前查到那个什么云希的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正好在巡逻的云希听得一清二楚,这回真的死定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那个皇帝没有看到她的模样,也没有人知道她叫云希,你们就慢慢查吧,查到老也查不到。

    ——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他们的狩猎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云希和玉儿偷偷潜进了萧妃的帐篷里,想找两套衣服,但是刚走到营帐外,就又被李副将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云希和玉儿对视了一眼,无奈的慢慢转过身子去,一起低头应道:“李副将。”

    “这马上就要出发了,你们还乱跑什么,今天你们两个跟着我,保护皇上跟王爷们。”

    李副将朝着她们挥手,然后率先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云希真想掐死这个李副将,怎么总是跟她过不去啊,小脸上满是怨恨的跟了上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